大赢家体育

中文
学人风采首页  教职员工  学人风采

胡景钟:要成为与众不同的出色人才

时间:2021-03-04


胡景钟先生,1926年生,1983-1988年任复旦哲学系系主任。这位老人的九十周岁之际,正是他心心念念的复旦哲院的甲子之年,用老人自己的话说:甲子回眸,岁月蹉跎,无尽感慨。写文章、装订成册、用自己几乎所有积蓄成立学院奖学金……即使已经离开讲堂,胡老仍用自己的方式,为青年发声,为时代发声。怎样治学、怎样为人、怎样培养学生的气概和风骨……胡老对青年人的期许简明朴实,却深刻有力、发人深思。




我生于1926年,今年已是90老叟,哲学系(学院)也创建60周年了。回想过去,最多的,是在复旦哲学系工作的时光;想得最多的问题,是办好一个系(院)、一个学校靠什么。甲子回眸,岁月蹉跎,无尽感慨,正反经验历历在目,反思的结果可以用三句话概括。

 第一,有思想,才能育出思想。大学的根本任务是什么?是培养人。回顾过 去几十年,大学不时被“见物不见人”的阴影笼罩。多见“大楼”拔地而起,打开校刊,多见“大成果”、“大典礼”、“大会议”登满,却鲜见“大师”和杰出新人的身影。一个系(院),一个学校要有崇高、正确的办学思想,才能培育出有思想的“大写的人”。“大写的人”,应当“脊梁是笔直的,人格是闪亮的”。有此品格的毕业生,才能成为国家的栋梁、社会的中坚。崇高、正确的思想是什么呢?简单地说是四个字:“追求真理”世界著名大学中有不少是以“追求真理”的名言作为校训的,比如:哈佛大学的“要与真理为友”,耶鲁大学的“光明与真理”,前燕京大学的“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”,前圣约翰大学“光明与真理”。我们复旦大学也以追求真善美作校训:“博学而笃志,切问而近思,仁在其中矣”。这句话引自《论语·子张》,是子夏之言。现在校训已将最后一句隐去,我猜想是复旦创始人马相伯先生有意的,藏而不露,引人深思追求。

 有追求真理的要求,才能使学生有正确的方向和崇高的愿望,不致流于庸俗、低俗、媚俗。特别在今天功利主义气氛甚浓的社会中,更是如此。首任系主胡曲园老在世时经常告诫我们:要经得起寂寞,要沉下去做学问。文科的学问要靠积累,要像堆大山一样垒起来,这样才能从中悟出真理。办好哲学系,要从实际出发。建系初,胡曲老就指出不要全盘照搬苏联莫斯科大学哲学系的模式。这在当时是难能可贵的。他重视学科的长远建设,在1964到1965年间延聘外校教授来讲授宗教课时,他指定两位研究生去随堂听课,希望他们以后把这门课接过来。我们大赢家体育今天以“守护思想,引领时代”作为系(院)训,能成为全国哲学院系中有一定知名度的院系,这与胡曲老的办学思想的指引是分不开的。

 第二,编好教材,才能出好人才。办好一个系(院)、一所大学最根本的任务是培养出好人才。靠的是什么呢?要靠教师。教师靠什么培养学生呢?最重要的一个条件就是有好教材。这是长期教学改革经验的总结。

 1961年中宣部周扬副部长主持总结58年“教改”的经验教训时,提出决定召开全国文科教材编写会议,要求以教材建设带动文科的改革和建设。教材凝聚了这门学科、这个领域一代又一代人长期研究的成果,也反映了当前这个学科、领域发展的最新成就。好教材像一座矿藏,是学生挖取不尽的宝藏。教师老了,教材还可以留下。教材编写的过程,也是扶植年轻教师的过程。上个世纪60年代,胡曲园老主编《形式逻辑》全国统编教材,七八十年代全增嘏老主编《西方哲学史》教材,为全国高校所采用;刘放桐教授主编的《现代西方哲学》教材,被教育部评为优秀教材。我系在教材建设上取得了丰硕成果。

 第三,有特色,才出色。什么叫“出色”?综观国内外名校,不少规模不大,却很出色,很有名气,如美国麻省理工学院、解放前上海立信会计专科学校、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等。它们很知名,因为有特色。现在有些学校赶“一流”是追求“大而全”,学生以万计,学科以百计,校区以十计,却仍然达不到“一流”,重要的原因之一,恐怕是由于没有特色吧!

 回顾我们哲学系(学院),从来都是一个小系,学生不多,教师也不多。上世纪60年代开始按照中宣部周扬副部长的意见,以研究现代西方哲学为特色,使哲学系(学院)成为有影响的院系。正如北大资深教授黄柟森在祝贺我们建系50周年的贺词中所说:“复旦大学哲学系……五十年来培育了深厚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根基,哲学整体也居全国前列。尤以西方哲学见长。”事实告诉我们有特色才能出色、知名。以上这些话不一定准确、妥当,但这是我的肺腑之言。祝愿哲学系(学院)的师生们把自己塑造成与众不同的人才,为哲学学科、社会、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。

(本文为胡景钟先生在60周年院(系)庆上的发言